您当前位置:新闻频道 >对外交流信息 >浏览文章

专访克钦独立组织KIO中央委员会常委基洛

2012/1/10 0:00:00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密松停建是吴登盛的政治交易”
专访克钦独立组织KIO中央委员会常委基洛
作者:周宇
来源:《凤凰周刊》2012年1期
 
 
 
 
 
 
 
[转载]鈥溍芩赏=ㄊ俏獾鞘⒌恼治交易鈥

  从6月9日至今,缅甸北部克钦邦的战争已持续半年。这是继2009年果敢战争以来,缅甸北部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也是距离中国最近的战争——最近处约十公里。

  战争双方分别是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KIA。由于战事长期胶着,且伤亡惨重,期间缅甸政府军内部数次发生反战抗议事件。从目前局势看,缅甸政府军短期内想要击败或消灭KIA尚无可能。除了造成人员伤亡和巨大破坏,战争还带来大量难民。据负责难民工作的克钦妇女组织“光明之路”负责人介绍,目前中缅边境已经产生难民超过三万人,其中一些涌入中国投*景颇族亲友,另有约4000名难民滞留中国境内。不断产生的难民已经超过了该组织的救助能力,被封闭的迈扎央赌场的宿舍也全部改成难民营。

  除了对中国边境稳定造成影响,克钦战争与中国在缅投资也颇有纠葛。战争在大唐电力投资的缅甸太平江一级电站附近开打,也使中国在克钦邦投资的一批电站成为焦点。此后被缅甸政府叫停的密松大坝同样位于克钦邦境内。一时间克钦对华态度变得扑朔迷离,也被大陆舆论指责“帮助美国围堵中国”。但克钦活跃人士则从历史角度强调:“克钦与中国是兄弟关系,与美国则是历史上二战时期的盟友之情”,所谓“亲美反华”并不存在。

  由于近在咫尺,并牵涉诸多中国利益,《凤凰周刊》记者近日深入该地,独家专访克钦独立组织KIO中央委员会常委基洛先生。作为与缅政府军谈判首席代表,以及此次“胜利之路”战役作战指挥部成员,他的态度更能真实反映克钦方面有关战争、少数民族权力及中国投资等诸多问题的看法。

  “要能得到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一半就满足了”

  凤凰周刊:请你介绍一下克钦和缅甸政府目前的谈判情况。

  基洛:1994年,克钦和缅甸政府达成停火协议。停火后,克钦向缅方提出谈判解决民主政治问题,但是当时缅方回复说,他们是军政府,真正的人民政府还没有出现,只能等以后再说。2011年6月9日战争再次爆发后,双方曾多次谈判。6月30日,我才加入到缅方提出的谈判中。但缅方只谈停火,其他什么也不谈。克钦则认为,为了解决民族政治问题已经等待17年,只是单纯停战而不解决民族问题,克钦不能接受。

  克钦当时提出,停火协议是否应在第三国——比如中国——参与的情况下来签署,缅方不同意。8月1日开始第二次谈判。克钦提出了六个问题,包括有没有打算调集缅政府所有强大的军队来清剿克钦?是否把克钦当作国民,还是把克钦军队当成外国军队?但政府方面没有任何回答。这是最后一次和缅甸政府关于和平及停火协议的谈判,之后只有书信和电话往来。

  凤凰周刊:克钦族人在缅甸的政治地位如何?

  基洛:我们要是能得到像中国给少数民族的政策的一半就满足了。

  克钦族人在缅甸军队,连级以上都很难升上去,最高升到副营级。如果克钦族信基督教,也不会有提升的机会。虽然克钦邦是景颇邦土,但整个克钦邦不允许设教景颇文的学校。教小孩景颇文的老师只能在家里教,如果被政府发现了,会变成二等公民。我们希望在自己的邦土建立自己高度自治的联邦、希望在自己的邦土就业、希望使用自己的文字,都得不到满足。大学毕业后到缅甸公务国家机关里工作的全部是缅族,没有景颇族。密支那克钦邦的一些小的机构里有景颇族人,但不多,也做不到高层。尤其在八莫,所有机构里都没有景颇族。

  凤凰周刊:现在政府与12家少数民族组成的“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有没有谈判或接触过?

  基洛:我们已经把一些愿望、想法一次性向政府交代了。克钦中央的领导有三名在联盟任职。因为在过去,政府军的常用做法是:和掸邦和谈时去打克伦,和克伦和谈时来打掸邦,和佤邦和谈又来打克钦。现在以联盟的名义谈克钦的民族政治问题,以联盟的名义下达作战的军事指挥。目前我们所有的活动,包括军事行动、政治对话都由联盟来统一。我们几个兄弟联合起来,要停一起停,打就一起打。

  此外缅政府方面表里不一。10月25日左右,缅政府方面给克钦写了一封信,希望停战。但目前,缅军野战军八十八师已经乘火车从曼德勒到达密支那,此外还通过公路、水路不断增兵。

  与昂山素季和韩永贵追求不同

  凤凰周刊:民选政府成立的时候,克钦是否对其抱有很大希望?

  基洛:原来是抱有很大希望的。我们希望新政府出现后,和克钦做关于经济、贸易、交通等各方面的合作和建设,但是新的克钦邦政府没有任何政治性文件下达。中央政府没有给新的克钦邦政府任何权力,它只是服从内比都。从新总统开始排名,克钦邦新选的首席部长(相当于省长)排在第17位,军区司令排在第37位。但克钦邦首席部长要到军区司令那里汇报工作,甚至遭到斥责,因为新选的首席部长没有权力。现在民选出的新的克钦邦政府明显只是个空架子,没有任何前景,还受军队指使。

  凤凰周刊:现在有很多民主党派参与到缅甸政治党,KIO有没有和新的民主党派(包括昂山派)接触、合作过?

  基洛:没有。因为是两种方式,昂山素季是不带武装和政府交涉,我们是带武装的。两个方法,途径不同,所以很少接触。

  凤凰周刊:昂山素季最近多次提到民族和解,克钦方面会不会希望通过她发出声音?

  基洛:我个人的看法是,昂山素季和政府的交涉、谈判中,消除的也只是缅族内部间的问题。他们中没有掸族、克钦等缅甸各民族。我们争取的是原来已有的民族文化和权利被剥夺、遗失掉的一些东西,像景颇文等。缅方执行的是全部讲缅话,使用缅文,让克钦人信佛教,把这个民族的文化淡化。

  凤凰周刊:刚回缅甸访问的流亡人士——掸邦王子韩永贵是否能代表少数民族的利益?

  基洛:我也接触过韩永贵,他是在搞民主活动,而KIO是为了争取民族的利益。双方的追求不同。就像克钦独立组织前任主席说,社会主义制度也好,共产主义也好,民主也好,只要能争取到民族的权利,什么都可以。现在我们打仗,也是为了争取民族的权利。

  凤凰周刊:战争爆发以来,有没有跟中国方面进行沟通或寻求帮助?效果如何?

  基洛:从战争爆发开始,我们一直都向中方反映情况,前两天还派人到昆明送材料。中方没有提供装备、枪支,但也没有断绝我们到中国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的途径。

  “民族联合联邦委员会”也希望和中国方面接触,这个过程正在运作,到什么程度还不清楚。原来打算为了和中国接触的便利,想把机构设在佤邦。但因为佤邦并未参与联盟,只能将总部改设在泰国。

  凤凰周刊:有没有向中方提出过,希望中方来调停或帮助和谈?

  基洛:提出过,但中国一向是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们只是一个邦,中国和缅甸中央政府的交往很正常,对此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

  克钦没有退路,要么应战,要么各少数民族结盟。克钦这边所提出的要求范围是很正常的,是全世界每个民族都应享有的权利。缅方不给我们这种权利,我们只能打下去。

  密松大坝停建与克钦反对无关

  凤凰周刊:密松大坝,中国方面与克钦商谈情况如何?克钦对密松大坝态度如何?

  基洛:密松大坝的投资方从来就没来我们这里谈过。克钦叫他们过来谈,但他们来了以后不谈密松的事情,谈的是另一座其培电站。其培电站现在施工已经完毕,克钦还派部队去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次的事情,克钦独立组织向北京、内比都都写过信,拒绝继续建密松电站。那个地方是克钦民族的文化遗址,以后子孙想知道自己的历史,不可能让他们去看水库。如果中方想把电站建在克钦,可以选择其他地方。如果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地方,克钦可以做向导带投资方找,唯独那个地方不行。

  凤凰周刊:密松是太平江七级电站中的第一座,其他一系列电站谈过吗?

  基洛:除了密松,其他六个都谈过。但战争开始后,中方的人很少来,目前还没有谈出结果。七级电站中,其他六个是小电站,和我们谈的是六个小电站下属的委托人。但密松电站是大电站,所以克钦要求和中电投直接谈,但中电投仅仅派一些下属机构和中间人过来谈,所以我们也不愿谈。

  凤凰周刊:密松大坝建设对原住民的赔偿如何?相关方面是否捐建了学校或医院?

  基洛:赔偿很少,也并没有捐建。但是因为大坝建成后将会淹没这里一座上百年的基督教教堂,所以他们模仿原来的教堂在另外一个地点又盖了一座,他们也盖了一些用来安置老百姓的临时住所。

  凤凰周刊:吴登盛总统突然宣布密松大坝停掉的时候,你们是否感到很意外?

  基洛:这是一种政治交易,没有什么奇怪的。吴登盛的这个决定跟克钦的反对声没有关系。密松大坝处在印度洋的地震带上,我们认为如果密松电站大坝安全出问题的话,整个密支那和下游的很多地区都会受影响,包括下游的土壤、灌溉。我们依*伊洛瓦底江支流的水灌溉很大面积的田地,大坝会使水位降低,水的压力小了,海水会倒灌,从而影响缅甸的水稻种植。水流小了之后,沙子会堆起来,河床会升高。所以整个缅甸的人民都反对这件事。

  后来缅甸建设部说,已经定了的事情一定要做。政府越强硬,百姓越反对。如果缅政府继续推行这个计划,或将制造第二个“利比亚事件”,所以被迫改变了政策。

  凤凰周刊:如果缅甸政府最后还是坚持建密松电站,克钦独立组织会如何处理?

  基洛:克钦政府会继续和中国方面谈,看是否能够选择另外一个地方来建。

  凤凰周刊:中国的大唐集团投资的太平江一级电站,与克钦方面沟通如何?

  基洛:大唐投资的电站克钦方面没有意见,我们经常见面。大唐公司和克钦之间有比较友好的协议。在大唐公司的供电典礼时,缅方的高官、中方的代表都去了。

  战争开始时,40多个大唐的员工被缅军扣留在电站。缅军把中国的技术工人当作他们的小工,让他们煮饭、洗衣服。当时路被封锁,他们的食物是由克钦送过去。最后由克钦和缅军交涉,才同意把中国人放回去。

  大唐以前曾许诺说为附近学校提供电力,但因为战争而停止,没能兑现。据了解,大唐公司有对克钦当地实施一些帮助计划,包括给一些地方供电、修建学校等。

  克钦并不存在“亲美反中”

  凤凰周刊:中国大陆有舆论指责“克钦是受美国人指使反对中国”,你如何看待?

  基洛:原来克钦信原始宗教,后来缅王让克钦信佛教,克钦没有接受。美国传教士来的时候,由于基督教和克钦的耶史宗教关于创造万物方面大同小异,当地的百姓很快就接受了基督教。以前英国人来统治克钦地区的时候,也并没有破坏克钦的统治制度,山官还继续当山官。二战期间,中国进入克钦邦和克钦联合打日本。以前中国远征军的一位国民党军官还请我父亲当翻译。与日本打仗时,我们和中美的远征军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但二战后,就没有和美国有太多联系了。

  一直以来,克钦与中国是兄弟关系,与美国则是历史上二战时期的盟友之情。

  凤凰周刊:2011年3月,KIO副主席、KIA军委主席恩板腊中将受邀前往美国访问,访问成果如何?

  基洛:没有太大的成果。这次访问非正式邀请,而是带有旅游性质的,他还顺路去看望我们在北美的兄弟。美方官方提出和恩板腊见面,但恩板腊回避了。因为KIO并未授权他和美国官方接触。

  凤凰周刊:听说在克钦的学校,学生都要求学习中文?

  基洛:没错。我们预计十五年以后整个世界使用中文的概率要更高,所以现在对教育政策做了调整和改变。克钦和汉族是同一个祖先,虽然是兄弟,但在语言上却不能沟通,这对日后的交往会产生障碍。为了和中国有更多交往,我们鼓励下一代学中文。我想,以后这个世界不是用英文就是用中文,缅文能够读写就够了,没有必要深入。

 jinghpawland.com

请扫描左边的黑白二维码图片,即可识别关注“景颇大地”公众号



0% (0)
0% (10)
0
 

新闻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