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新闻频道 >对外交流信息 >浏览文章

昂山素季:西方的老朋友为何成为中国的座上宾

2015/6/10 18:13:03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昂山素季:西方的老朋友为何成为中国的座上宾


来源:

今天,昂山素季将开始她的访华之旅。

2015年时值中缅建交65周年,单纯从字面意义上,一个缅甸的政党领袖访华看起来实在是稀松平常之事。然而,联系到昂山素季的背景和地位,联系到最近中缅边境的异动,联系到近年来中缅关系的微妙变化,此次行程可谓颇有深意。

据其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发言人公布,她将会见到习近平和李克强。

新华社刊文称昂山素季身为一位重要政治家,深明中缅的特殊联系,此次行程有望改善两国关系。

西方国家的“老朋友”

奥斑马与昂山素季会面

2010年,缅甸军政府释放了被软禁了数十年的昂山素季。随后,她重返政坛,先后访问了美国、日本和欧洲,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英国首相卡梅伦、时任印度总理辛格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等国际政要。相较于会面双方巨大的政治地位差异,这些在国际上举足轻重的大国领袖们纷纷称见到昂山素季是自己的荣幸。而在两年之后举行的缅甸议会补选中,昂山素季所领导的民盟豪取45个议席中的43个(执政的缅甸巩发党只获得了一个席位)。此时,昂山素季达到了个人声望的顶峰。

回顾昂山素季的过去,几乎就是一个西方价值观之中完美的“民主斗士”的一生。

其父昂山将军是缅甸的国父,年轻时领导学生运动,后来促成缅甸从殖民统治中独立出来。在昂山素季2岁时,昂山将军遇刺身亡。在嫁给一个牛津大学教授之后,昂山素季在异国过着平常女性相夫教子的生活。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并没有出现在缅甸的政治舞台上。

1988年,昂山素季回到缅甸探望病重母亲,此时恰逢缅甸学生抗议军政府的运动愈演愈烈。她决定投身于反对运动中,创办了“全国民主联盟”。昂山将军女儿的身份成为她巨大的政治资本,而缅甸政府的严厉镇压也让昂山素季获得了大量的支持者。

1990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赢得了大选,缅甸军政府随即软禁了她,并拒绝承认大选结果。这开启了昂山素季漫长的囚徒生涯,直至2010年。

昂山素季与其丈夫迈克尔•阿里斯

软禁期间,昂山素季被迫和家人长久分别。她的丈夫和孩子仅在严密的监视下和昂山素季会面过几次,1999年,她的丈夫去世时两人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除了坚毅的品格,昂山素季非暴力的抗争方式也受到世人的称颂。很多人把她比作和曼德拉、甘地一样的伟大民族英雄。加上本身清丽的面庞、端庄的举止使得她成为缅甸万人敬仰的领袖,也成为西方国家理想的民主标签。某些西方媒体也刻意把她描绘成不受中国欢迎的人。

“去神”化的政治领袖

昂山素季曾说过,“我做任何事,从来都不只是为了争取人气。有时政治人物必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事情。”

和任何伟大的政治家一样,昂山素季并不会因外界赋予的光环和标签改变自己的政治主张。与其说昂山素季亲西方,不如说西方亲昂山素季。与“民主女神”这样的虚名相比,昂山素季所谋求的是像自己和所在政党的政治前途这样务实的目标。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在重返政治舞台几年后,各种指责的声音从缅甸内部和西方发来。

在近期发生的罗兴亚难民问题上,昂山素季的态度就招来了不少呛声。一直以来,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在缅甸遭到激进佛教徒的暴力攻击。去年,罗兴亚族村落在若开邦遭到攻击,联合国指出这次暴行造成四十多人死亡。而缅甸政府拒绝承认罗兴亚人为缅甸公民,这迫使罗兴亚人逃离家乡,在海上漂流成为无国籍的难民。

在罗兴亚难民问题上,很多人希望昂山素季能够挺身而出谴责缅甸当局迫害少数族裔的做法。然而她和她所领导的政党在此事上选择沉默,只是笼统的指出不能偏袒任何一方,防止事态激化。这招致了西方媒体的口诛笔伐。

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就直指昂山素季“变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令人仰慕的、为民主奋斗的女士了。也有分析人士为昂山素季开脱,辩称其被周边的智囊迷惑以致误判,并指出一名若开族人士(罗兴亚难民与若开族在若开邦发生了冲突)左右了她的想法。

事实上,缅甸作为一个佛教徒为主国家,政治人物为罗兴亚族站台无异于自毁前程。2015年缅甸大选在即,民盟和昂山素季在难民问题上暧昧的表态无疑是不想得罪缅甸绝大多数的佛教徒选民。

除了罗兴亚难民,昂山素季对于莱比塘铜矿一事的处理更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2013年3月14日,昂山素季走访了莱比塘铜矿,呼吁当地民众支持铜矿开采项目

中国企业在缅甸投资开发莱比塘铜矿,期间公司与当地居民发生了冲突。而缅甸开启民主化进程之后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就频频受挫,缅甸政府对于中国投资的态度也很难说得上积极。莱比塘铜矿事件爆发后,缅甸政府指派昂山素季调查此事。当时舆论分析普遍认为昂山素季必然会指责中国企业,而缅甸政府也可以把得罪中国的责任推卸到她的身上。但出乎意料的是,昂山素季在走访铜矿之后呼吁当地民众支持铜矿开采项目,并为中国企业做了一定辩解。

昂山素季一系列出乎西方预料的做法固然基于其“非暴力”的温和的政治主张,但也很难不被解读成为了2015年缅甸大选谋篇布局。

虽然缅甸在2010年开启了民主化的进程,但军政府在缅甸仍然统治着议会,宪法也确保他们在选举中占有无上的优势。缅甸议会中有25%的议席是无需选举,默认为军人出任的议席。而缅甸当前执政的巩固发展党是军队支持的党派,现任总统吴登盛亦为军人出身。

缅甸军人参加国会会议

而缅甸政府为昂山素季量身定做了宪法第59条,该条例规定缅甸总统的配偶和子女不得有外国血统。而昂山素季的丈夫和儿子均有英国血统。昂山素季参选就需要修宪,而缅甸宪法规定修宪需要得到75%的议员支持。可以预见,占25%席位的缅甸军人全数会反对修改宪法59条,而执政党的议员也不会通过一条旨在让反对党领袖参选的宪法修正案。

不过,虽然昂山素季在2015年通过大选中成为缅甸总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若民盟胜选成为缅甸执政党,她仍可能成为实际上的缅甸掌权者。

中国人民的“座上宾”

昂山素季的访华看似出乎意料,实则自其重返政坛以来,就多次表达了想要来中国的意愿,而中国方面亦积极应对。

中国驻缅大使杨厚兰曾在2011年和2013年两次与昂山素季会面,并表示“她来中国只是时间问题”。昂山素季亦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访华意愿。2012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昂山素季表示,“我还在等待来中国的机会。但是我会来”。就在去年,其所在执政党曝出昂山素季将于12月访问中国的消息,但最终未能成行。

此次中国宣布邀请昂山素季访华,就在解放军在中缅边境演习的三天之后。此前缅甸军队与果敢武装在中缅边境交战,期间军机、炮弹屡屡越过边境,造成中国民众死亡。而中国军队的实弹演习也针锋相对,官方媒体直接在报道中指出解放军的雷达仅用8秒就锁定了“敌方”的火炮阵地并予以了准确的打击,其意义不言自明。

在这个敏感的当口,邀请缅甸反对党的领袖访华,也可以看作是对缅甸当局的敲打。

自缅甸结束军政府统治以来,中资机构在缅投资频频受挫。在2010年,中国在缅甸的投资高达83亿美元,到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2000万美元。中国投资36亿美元的密松水坝项目被缅甸政府突然叫停,而缅甸政府去年又宣布决定放弃建设中缅铁路。

与脸色大变、迅速倒向西方的吴登盛政府相比,昂山素季多次表达了希望与中国友好合作的愿望。在2011年接受亚洲周刊记者采访问及对密松水坝项目的态度时,昂山素季说:“说到大坝,我想说,在中国国内(建水电站)也会有同样的环境问题。所以当一项水电站工程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会对环境产生影响。说到中国对缅甸的投资,我想我们应该更多‘投资’于中缅两国人民间的友谊,而不只是经济上的投资。”

她对于中缅关系著名的表态,即“夫妻不和尚可离婚,而中缅作为邻国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同时,她主张以温和的手段谋求缅甸在国际上的独立地位。昂山素季此次访华,可视作是她对中国务实、温和的态度得到北京的认可。更为重要的是,同以昂山素季为代表的反对派建立密切关系后,2015年无论是民盟还是巩发党胜选,北京都可以从容的维护新形势下的中缅关系。

 
 
 
 

[责任编辑:yangsb1]


 jinghpawland.com

请扫描左边的黑白二维码图片,即可识别关注“景颇大地”公众号



0% (0)
0% (10)
0
 

新闻推荐

    暂无相关信息!